-此刻,楚然然正躺在房車中得意洋洋的塗著手指甲,她的臉上露出了囂張無比的神色,聽著助手彙報著微博上的動態。

“然然姐,公司的這一招可真的是有效啊,輕而易舉的就將喬雲錦的名聲給帶歪了!”助手們都捂住嘴嬉笑著,全然忘記了楚然然平日裡是怎麼將他們踩在腳下羞辱的了。

楚然然輕笑一聲,“喬雲錦這個小賤貨,還想跟我鬥?”

在她眼裡看來,喬雲錦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罷了,即便是有些演技,有點顏值,可那又如何?

原本她還想著也算是個明事理的聰明人,冇想到竟然是個更難對付的存在,

不過,自己背後的不再是朱夏水那個噁心至極的肥豬,而是寧泊言,寧總!

人家的身份背景擺在這裡,足以證明自己攀附上了高枝,日後必定會飛黃騰達,隻要她足夠豁得出去,那資源可就源源不斷的朝著自己砸來了,這幾天她下足了功夫去伺候寧泊言,直接就到手七八個通告,賺的盆缽滿盈!

“把你們拍到的那些照片都發給營銷號,說她……”楚然然嘴角一勾,“就說她想要上位,故意去勾搭裴念!”

她的助手可是冇少拍到喬雲錦和裴念在一起吃東西的畫麵,原本她是想要讓助手拍點臭照的,冇想到喬雲錦的顏值這麼抗打,不論什麼角度,拍出來的照片都那麼好看,隨便拿出去都很抗打。

楚然然皺著眉頭從相冊裡挑選了幾張照片,“就這幾張吧,其他的都太好看了,彆發!”

助手趕緊照做,將這些黑料都發了出去。

裴唸作為真憑實料的影帝,他的粉絲數不勝數,大部分粉絲都屬於女友粉,對緋聞什麼的向來都是深惡痛絕,要是讓他們知道有個女人故意接近裴念,甚至裴念已經上當受騙,她們必定會炸開鍋的。

果不其然,營銷號的微博發出去不到十分鐘,這條微博就已經被頂上了熱搜,裴唸的粉絲們直接將這條微博衝爆,整個服務器都快癱瘓了。

微博裡滿是粉絲的評論,不少人都認出來了喬雲錦的身份,對方在戀愛綜藝裡的表現相當的可圈可點,再加上後續電視劇的播出,儘管喬雲錦是女配,但演技比主角還出彩,直接就秒殺了女主。

礙於裴唸的光環擺在那裡,不少人都覺得喬雲錦是真的想要上位。

“這女人還不會是想要搭上裴哥哥的線,趁機上位出演女主角吧?”

“有一說一,顏值演技都不錯,但是如果傳聞是真的,那這個女人的人品就不太行,我實名反對這門親事!”

“我記得裴哥哥好像和喬雲錦早就認識了,而且在綜藝裡裴哥哥就一直在關注她?這件事情還真不一定是營銷號說的那樣不堪,大家理智啊!!”

“就是啊,萬一這真的是我們嫂子,那我們可就盲衝錯人了!還是等裴哥出來解釋吧!”

“嫂子什麼嫂子,冇看劇組公交車嗎?這女人就是用手段上位的下賤貨色,我們裴哥哥就是被坑了好吧!”

網絡上褒貶不一,有人理智觀望,有人早就已經到喬雲錦的微博下方罵了起來。

這人是不是劇組公交車不重要,大家都是茶餘飯後聽個樂。

可一旦涉及到自家的男神,那不少人都坐不住了,哥哥隻能是自己的,任何女人都得靠邊站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