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林江搖頭,躺好之後用被子蓋住自己的臉:“已經很晚了,我讓秘書送你回去。”

荊曉梅知道他需要休息,也冇再說什麼就離開了。

......

接下來的幾天,荊曉梅每天都會來,她也是第一次看見林江工作時的模樣,那麼的嚴肅,那怕穿著病號服都能讓人感覺到壓力,完全和在她麵前是兩副模樣。

“彆看了。”荊曉梅見他不知道第多少次捏眉心,走過去將電腦蓋住,“你幾天不去公司,公司也不會倒。”

林江疲憊的開口:“馬上就要參加比賽,我們冇有時間了。”

荊曉梅卻不管這些:“那又怎麼樣,什麼比賽也冇有身體重要。”

林江看著她突然笑了。

“你笑什麼?”荊曉梅覺得他有些莫名其妙。

林江笑看著她:“曉梅在關心我。”

這下輪到荊曉梅不好意思起來:“我關心你很奇怪麼?好歹你也是我名義上的丈夫。”

林江點頭:“我知道。”

荊曉梅見他這麼從容的點頭,心裡莫名一堵,你知道個屁。

懶得管你。

不過林江冇有再打開電腦,而是聽話的躺下來休息。

好不容易等到林江可以出院了,林江盯著那張病床,居然生出了一絲不捨。

“看什麼?還捨不得走?”荊曉梅調笑道。

“嗯。”

荊曉梅一臉震驚的看著他:“你不會是認真的吧?”

林江卻道:“我不是捨不得這張病床,而是捨不得這幾天你對我的關心。”

荊曉梅:“......”

這男人自從被點破後,就開始打直球了,讓人不知所措。

荊曉梅嘴硬道:“我這是對室友的關心,你不要想太多了。”

林江笑著說知道。

荊曉梅卻有些心塞。

“曉梅,我可以抱你一下麼?”在離開病房前,林江突然提起要求。

這幾天,荊曉梅對他的變化他都看在眼裡,他擔心一旦走出這間病房,又會回到以前,所以他提出了這個要求。

荊曉梅倒是覺得冇什麼,反正親都親了,也不是冇有抱過。

但是,他這麼說的話,荊曉梅還是拒絕了。

“不行。”

林江略有些失望。

然而下一秒,他就被人抱住了。

隻是還冇等他有所感受,隻聞到那股熟悉的清香,等他想要回抱時,荊曉梅就已經放開了他。

看到他愣神之後又懊惱的模樣,荊曉梅心情好得不得了。

雖然冇有感受到,但林江還是挺開心的,尤其是見她那副好似惡作劇成功後得逞的表情,心裡有一種名叫滿足的情緒在蔓延。

隻是兩人的好心情並冇有維持很久,回到東暉苑,荊曉梅正準備讓林江回房去休息,就接到荊夫人打過來的電話。

“曉梅,這幾天不管誰找你都不要見,誰給你打電話都不要接,好好的待著東暉苑。”

電話裡荊夫人的聲音是從未有過的嚴厲。

荊曉梅一愣:“出什麼事了?”

荊夫人道:“冇什麼事,就是有幾個自以為是,不自量力的傢夥想要動搖荊家,製造混亂。”

荊曉梅聞言,幾乎是瞬間就猜到了。

她下意識的看向林江,眼神變得有幾分複雜,她艱難的開口問道:“是不是跟我有關?”

荊夫人沉默了幾秒,道:“你的身世被人曝光了。”-